不语者

天亮了,影子朝海上的太阳走去

【鳍竹】《忘江湖》(三)

*武侠paro

*尽量不ooc

*可以看作AU,私设很多


第三章

 

——乘风过长亭,前路终殊途

 

忘忧谷的确难寻。


据传,在成为恶名昭彰的魔教老巢之前,曾有一群高手隐士在这里修行,而且每年都会派人到各个村庄行医布施,美名远扬。于是人们渐渐就把忘忧谷当做一个特别的门派,擅长医术,高手云集,深居简出。那时也有人想要进忘忧谷,但因为它天然的优势和神秘的机关设置,基本都望而兴叹。


可不知为何,八年前,忘忧谷的人再也没有出现过。直到后来一系列的灭门屠族的惨案,人们才发现,那里已经被一股新势力的占领了,也就是后来人人得而诛之的魔...

2019-08-19

【鳍竹】《忘江湖》(二)

*武侠paro

*尽量不ooc

*这章风格有点崩坏???

*可以看作AU,私设很多


第二章

 

——天阶通碧落,无舟渡忘忧

 

梁竹回去的时候,正好碰上一拨带着任务下山的武当弟子,见了他都恭恭敬敬说声大师兄好,离得远些,又热热闹闹地吵闹起来。


他顿在那级阶梯上好久,回头望得眼睛都失了焦,觉得自己又看见了梁寻。


修行的地方在顶峰,上去的阶梯又长又陡。雾浓的时候,就像一脚踏入云霄。


每次梁寻下山回来,他装着不经意抱着剑等在门口时,就能收获弟弟惊喜的眼神,然后...

2019-08-18

【鳍竹】《忘江湖》(序+一)

*武侠paro

*尽量不ooc

*可以看作AU,私设很多


(上一个序写得过长,这次改了和第一章放一块)



——天地有道,人间亦有道。


万事因循其道,而各得其所,是为因果轮回。


五年前,一场讨伐魔教的斗争引来江湖上的腥风血雨,期间惨烈在许多人心上都烙上伤疤。


双方一场鏖战后,落了个两败俱伤。名门正派元气大伤,武林盟主也命丧于此;魔教的人更是所剩无几,拼死逃离,隐匿无踪。


从此,魔教的名字就慢慢黯淡在江湖中,只做闲聊谈资。


而后在新任武林盟主的选拔中,出现一...

2019-08-16

【鳍竹】《忘江湖》预告

武侠paro    


预计中短篇不定,等我重温完《倚天屠龙记》就动笔


【敬仰金庸先生,灵感借鉴《倚天屠龙记》

本人纯属瞎写写,真正的江湖还请移步金先生的作品】


不算预告的预告:


元伯鳍本是武林盟主,以独门剑法闻名江湖,为人正直,却在一场各大门派的集会上被指出和魔教勾结,谋害其他门派的弟子,证据凿凿。没有辩解的元伯鳍很快被要求让出盟主之位,并受到各大门派的追杀。


被围攻的时候,一人难敌众人勇,不免身受重伤。于是元伯鳍被前来搜捕的武当大弟子梁竹抓住,并质问是不是他勾结魔教杀了梁竹的弟弟梁寻。...


2019-08-12

【鳍竹】《梦里不知身是客》

番外《醉罢又逢同归人》


(私设比较多,见谅。)


从客栈出来后,梁竹就被迫拥有了一个护卫,贴身的那种。


“知道我要去哪儿吗你就跟着我。”他真心觉得最近发的火比元伯鳍之前叹的气多得多,再这样下去,他可能要提前修身养性了。


想痛快骂他一顿吧,人家只是温和地看着他笑,倒是显得自己是理亏的那个。想打他一顿吧,对方只是躲开他的招式,又不真正出手一战。以前怎么没发觉这个人和他弟弟一样讨人嫌,而且段位更高,切开黑的。


一路上两人都是各骑一马,并头而行,而梁竹总是板着脸,元伯鳍也不是话多的人,所以赶路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安静而尴尬的。难得他愿意开...

2019-08-11

【鳍竹】《梦里不知身是客》

(下)


梁竹第一反应就是去摸枕边的银剑。


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跟上他的,自己竟然一点也没有发现。要不是那声真真切切的“梁竹”,饶是他习武多年、听力绝佳,也发现不了房里多了一个人。


“陌生的朋友,既然来了就见一面吧,藏着摸着算什么本事。”握紧了剑,梁竹冷笑了下,心里也懒得去想是谁、又为何而来,索性提高声音点破了对方。


房间里没什么声响,只是面前有些风拂过的感觉,他知道那人有了动作。借着窗外透进来的点点光亮,梁竹顺着之前捕捉到的一点痕迹,悄悄从床上起身寻去。


摸到大概位置后,梁竹屏气朝桌旁刺出一剑,然后被硬物...

2019-08-09

【鳍竹】《梦里不知身是客》

(中)


八卦闲谈乃是人之天性。


梁竹刚从客栈的马厩回来,就听见三三两两的人聚在桌子前聊着天南海北。


“如今这个世道,讨生计是越来越难了。”“大宋现在群狼环伺,能不担心吗?”“对啊,就一个月前,差点又和夏起了冲突。”“我也听说了,好像还搭上了一个将军。”“哎呀,官府发了告示,元姓将军英勇杀敌,战死在了祁川寨……”


祁川寨。元姓将军。


听到这两个词,梁竹杯中的酒微微起了点涟漪。


都走这么远了,你怎么还是阴魂不散。


米禽牧北那一剑刺向元伯鳍的时候,梁竹与他隔着几乎半个战场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从元伯鳍背后穿出的剑尖和止不住的鲜红。


满眼都是红色...

2019-08-07

【鳍竹】《梦里不知身是客》

(上)


祁川寨回来后,他总做些混乱的梦。


从前只是见到回不来的弟弟,儿时的回忆一遍遍重放。他站着看,掐紧皮肉也无感觉,便知晓自己落入梦魇。


可现在,他一闭上眼,只是庄公梦里的一只蝴蝶。


“……你是我唯一的选择。”


对面的人撑着伞,声音轻轻地飘过来。他记不起对方是谁,看不清雨中的脸,也听不清他讲了什么。


忽然又到了沙场,他远远看到那人被剑刺穿了甲胄,高大坚挺的背影徒然倒下,呼吸突然停滞了。


军中战神不是武功盖世吗?他怎么会轻易就死了?想来他一向心思缜密,这也一定是他的计谋...

2019-08-06
1 / 5

© 不语者 | Powered by LOFTER